上下班途中单车事故无法认定责任,能否认定工伤

2019-03-21 11:16:04

上下班途中单车事故无法认定责任,能否认定工伤

情况说明:

2017313740分许,原告驾驶二轮电动车上班的途中发生单车交通事故,原告摔倒受伤,被送往长宁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主要诊断为:左肱骨外科颈骨折。2017317日,长宁县公路路政管理大队出具说明:当事人刘某某确于2017313日上午1045分打电话到路政大队反映石鹿沟至长宁县城段路面有油污。我队立即组织人员赶赴该路段进行调查,发现石鹿沟桥路面水里有一定的油渍。2017328日,长宁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出具长公交证字(2017)第005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证明交通事故调查情况:2017313日早晨,刘某某驾驶川QF240**号超标二轮电动车行驶至长大路石鹿沟处时摔倒,造成刘某某受伤。经长宁县路政大队调查,出事路段路面有油渍,经我队调查核实,该事故事实存在。

2017330日,就原告刘某某的工伤认定事宜,第三人长宁县金*保安服务公司向被告市人社局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第三人提交了用人单位营业执照、劳动合同、长宁县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单位说明、庾某、王某、庚某等人证言、长宁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证明》、长宁县公路路政管理大队的说明、用人单位对职工上下班的路线图说明。随后,被告对原告的工伤认定申请进行调查核实,对原告进行了询问。被告根据原告和第三人提供的证据,以及调查询问笔录,作出宜人社工不认字[2017]34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原告不服该认定,遂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被告市人社局是负责本市行政区域内工伤保险工作的法定机构,其行政主体适格。第三人长宁县金*保安服务公司系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企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是:职工上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因相关主管部门作出无法认定责任的结论或没有责任认定的证明,被告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是否能以不能证明职工受伤是非本人主要责任为由,不认定为工伤。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审核需要可以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用人单位、职工、工会组织、医疗机构以及有关部门应当予以协助。…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工伤认定行政案件,在认定是否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本人主要责任”、第十六条第(二)项“醉酒或者吸毒”和第十六条第(三)项“自残或者自杀”等情形时,应当以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为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事故责任认定书和结论性意见的除外。前述法律文书不存在或者内容不明确,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就前款事实作出认定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其提供的相关证据依法进行审查。结合上述规定,因职工本人主要责任情形是否存在,原则上应当以有权机构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等法律文书为判断依据。但相关法律文书对责任认定的表述不明确的情况下,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在工伤认定时,可以行使调查核实权,结合相关证据对是否存在因职工本人主要责任情形作出判断,人民法院在行政审判中应当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综合相关证据作出的认定进行审查。在此情况下,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的以职工本人主要责任情形为由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必须以相关证据为依据,即必须提供职工本人主要责任情形存在的证据。

本案中,长宁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未作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其作出了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载明了事故的发生系单车事故排除其他车辆的撞击情,同时认定了出事路段路面有油渍的事实。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条规定“道路交通事故成因无法查清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载明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当事人情况及调查得到的事实,分别送达当事人”,该证明是有权机关出具的法律文书,基于该证明不能得出原告是否应承担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但该证明得到的事实应当作为认定原告应否承担交通事故责任的重要依据。职工及用人单位均主张道路交通事故证明的出事路段路面有油渍的事实与职工发生单车交通事故具有因果关系,且该事实也证明职工非主要责任,而被告在调查核实后未提供职工应承担交通事故主要责任的相关证据。因此,因被告及第三人均不能提供原告应承担交通事故主要责任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受到的事故伤害属于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情形。

综上所述,被告市人社局对原告刘某某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缺乏具体的事实依据,其主要证据不足。原告诉讼请求的理由成立,依法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被告市人社局作出的宜人社工不认字[2017]34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市人社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