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班途中发生单车事故如何认定工伤

2019-03-21 11:18:36

上下班途中发生单车事故如何认定工伤

基本情况:

2014年4月2日22时许,刘某某因需到公司住宿,驾驶川A47G**号“大江”牌普通摩托车在新津县永商镇新蒲路6KM处,与道路右侧行道树发生碰撞,造成其当场死亡及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2014年6月26日,第三人向被告申请工伤认定。

经调查,被告于2014年7月17日作出(2014)20-158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刘某某同志于2013年3月被津津铜业公司聘用,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劳动关系成立。2014年4月30日新津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新公(交)证字(2014)第Z004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载明“当事人刘某某驾驶川A47G**号大江牌普通二轮摩托车沿新蒲路由蒲江往新津方向行驶,当行驶至新津县永商镇新蒲路6KM处时,与道路右侧行道树发生碰撞,造成刘某某当场死亡及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被告据此认为刘某某同志受到的交通事故意外伤害,因道路交通管理部门未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未作出责任划分,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不符合认定条件,决定不予认定为工伤。

争议焦点:

本案争议焦点为有权机关未进行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时,人社局如何作出工伤认定是合法的。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在工伤认定程序中具有调查核实权。虽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工伤保险有关规定处理意见的函》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均要求对《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非本人主要责任”的认定以司法等有权机关出具的法律文书为依据,但其并未限制在没有上述法律文书的前提下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的认定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同样明确了在上述法律文书不存在或不明确的前提下,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根据事实进行相关认定,法院也应当就其作出的认定进行审查

综上,在没有有权机关作出事故认定时,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根据其收集的证据、调查核实的情况对交通事故的责任作出认定,并结合其他相关事实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本案中,刘某某夜间驾驶摩托车撞到右侧行道树发生交通事故,交警部门经调查取证,除认定刘某某驾车撞到行道树上这一事实外,并未发现其他致事故发生的原因,被告经调查也未收集到第三方的行为与此次交通事故发生有关的证据,因此,就现有证据判断,刘某某自身的过错是发生此次事故的全部原因,其应对本次事故负全部责任,其死亡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非本人主要责任”的要件,不应认定为工伤。

原告提出法律并未排除事故责任无法认定时受害职工可以主张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权利,且本案中被告亦未举证证明刘某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或全部责任,因此本案应放宽审查标准,认定刘某某死亡情形为工伤。本院认为,工伤保险基金具有公益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工伤决定应当严格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原告所称的特定情况下放宽工伤认定审查标准的意见无法律依据。本案中,虽然交警部门仅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并未作出事故责任认定,但本次交通事故责任并非不能作出认定。交警部门经调查取证并未发现第三方因素参与本次事故,也没有其他证据证明第三方因素参与,结合刘某某夜间驾驶摩托车撞到行道树这一事实,认定刘某某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主要证据充分。因此,对原告的该项意见不予采纳。

综上,原告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责令其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上的依据。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谢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谢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